主頁 香港 紐約時報:港府「高才通」成...

紐約時報:港府「高才通」成中國精英「救生艇」

  • 《紐約時報》發表專題報道,拆解中國人借「高才通」來港原因
  • 27歲何小姐:在國企屢遇性騷擾,來港尋求更好工作文化
  • 劉氏夫婦:厭煩公司的黨組織學習活動
  • 金融業吳先生:起初考慮移民加拿大,申請香港簽證較易
  • 高才通人才服務協會:75%中國人來港為下一代
「高端人才通行證計劃」(下稱:高才通)自2022年12月28日實施至今,已接獲約7萬宗申請,當中約4萬人已抵港,大部分申請人為中國人。《紐約時報》周四(3月21日)發表一篇專題報道,訪問了多位透過「高才通」計劃移居香港的中國人,拆解中國人借「高才通」來港的原因。

《紐約時報》指,對一些外籍人士來說,自從中國政府更大程度介入香港,香港已失去了作為國際大都市的吸引力,但對很多中國人而言,是一個有吸引力的生活和工作地點。27歲的何小姐曾在中國大型國企擔任營銷主管,在職場屢遇性騷擾,她希望來港找到更好的工作文化;劉氏夫婦在新冠疫情期間在中國遭受磨難,亦厭煩公司的黨組織學習活動,決定來更自由的香港。

驅動中國精英尋求香港通行證的主要因素,是中國經濟受房地產行業拖累,增長速度正在急劇放緩,與此同時,香港提供了更好的薪酬和職業機會,以及對女性和LGBTQ群體有更多尊重。27歲的何小姐是同性戀者,她在一間中國大型國企擔任營銷主管時經常遇到性騷擾,但沒有反抗能力,申請「高才通」計劃是希望找到更好的工作機會、對女性友好的工作文化。

疫情是壓垮他們的最後一根稻草

現年27歲、從事物流業的劉先生和他的太太表示,疫情是壓垮他們的最後一根稻草。他們一直厭煩公司的黨組織學習活動,於是考慮離開中國。劉先生向《紐約時報》表示:「如果今天我們這樣的對話都會被監控,或者被公司、社區的人追問,我們會毫不猶豫的拿起護照,前往任何自由的地方。你可以禁止我說,但你不能禁止我怎麼想和怎麼做。」

從事金融業吳先生則指,雖然在港收入沒有大幅增長,但港人有尊重法律的意識,他直言:「如果說中國是一艘大船,那麼香港就是一個救生艇」,希望能在香港住上7年,成為永久居民。他又表示,移民的契機是因為2022年中國嚴格的疫情封控,起初想移民加拿大,但申請「高才通」來港較容易,於是決定來港。

75%中國人來香港為了下一代

事實上,不少申請「高才通」的中國精英是為了下一代,高才通人才服務協會去年訪問1200名持各種通行證在港工作的人,有75%的人打算讓子女在香港的學校讀書,認為香港學校能提供比中國學校更好的教育,更注重英語學習。而社交媒體小紅書上,「轉學到香港新學校」的話題標籤瀏覽量已超過800萬次。

年近40歲的陳小姐來港後任職品牌策劃。她打算把6歲的兒子從廣東佛山帶到香港讀書,「他現在的班上有50多名學生,但香港的一個班平均只有大約20名學生」。根據港府數據,約有3.6萬名高才通持有者的子女已拿到家屬通行證,可讓他們在香港居住。

高端人才通行證是內地的專業人士最容易拿到的長期通行證。申請者無需先在香港找到工作,只需滿足申請資格,比如從排名世界前185的大學之一獲得學士學位,或年收入在250萬港元(或等值外幣)以上。根據香港政府去年11月的一項調查,目前持通行證在香港工作的人中,許多人受雇於金融、信息技術和商業服務行業。他們的月收入中位數為5萬港元,是香港收入中位數的兩倍多。

新聞來源:《紐約時報》中文網

支持我們:https://points-media.com/supports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