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頁 香港 加醫學協會指半數人沒家醫 ...

加醫學協會指半數人沒家醫 講廣東話醫生現退休潮 新入行華裔醫生多說英語

加拿大醫學協會(Canadian Medical Association)最新調查報告指,多達半數加拿大人沒有家庭醫生,或無法與現有家庭醫生及時預約求診;而安省家庭醫生短缺程度全國最低,僅13%受訪人稱沒有家庭醫生。不過,在加拿大懂說廣東話的家庭醫生越來越少,70至80年代從香港移民加拿大的很多華裔家庭醫生,正陸續退休,而新入行華裔醫生通常只會說英語;有多倫多華裔家庭醫生指,華裔患者將來欲找說廣東話或國語的家庭醫生,將面臨更多困難。

現時在大多倫多地區執業的華裔家庭醫生,大多是在上一世紀70至80年代從香港移居加拿大的醫生,他們能講流利廣東話,有的還能說國語,但這些醫生已屆退休年齡,現正陸續退休。

據加拿大《明報》報導,與此同時,即使每年有1,000多名新醫生執業,但能夠說中文的華裔家庭醫生不多;即使有的家庭醫生是華人,但因為在加拿大土生土長,也未必能說中文,這令不少存在語言障礙的患者求診,帶來很大困難。

在士嘉堡(Scarborough)開診所的華裔家庭醫生Stanley Zheng表示,安省居民難找家庭醫生是由多個因素造成。

首先,醫學院近年出現女多男少現象,女生佔6、7成,男生僅佔3成。由於女醫生或需兼顧照料家庭和孩子,大多選擇不自行開設診所,而選擇在工作時間更具彈性的毋須預約診所工作;與此相比,男性家庭醫生工時較長,因此即使家庭醫生人數增加,但工時反而減少了。

其次,Stanley Zheng指新入行家庭醫生不願自行營運診所,寧在毋須預約的診所工作;這是因為自營診所工作量大,且工時受限制。新入行年輕醫生或有自己所追求的生活方式,不願受限,故選擇到毋須預約的診所工作。

最後是新冠疫情令不少家庭醫生決定提前退休,或削減工時和患者人數,Stanley Zheng坦言,「我也在削減工時,逐漸減少患者人數」。

近年從香港移居加拿大的技術移民中,在原居地是醫生的人數較少,即使原先是醫生,要重操故業也非易事,這導致加拿大能講中文的華裔家庭醫生越來越少,「即使一些在本地土生土長的華裔醫生,能說一點中文,但他們大多未有達到中文水平準確流暢的程度,故仍選擇說英語」。

新聞來源:加拿大醫學協會、加拿大《明報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