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頁 香港 聖密宗專題 1 ⎮ 遭...

聖密宗專題 1 ⎮ 遭愛子報警驅趕 港媽悔恨當年篤信金剛禪種禍根 痛斥教派以戒律分化親情 顛倒家庭倫理

相關新聞:聖密宗專題 2 ⎮ 港媽早年帶子師從聖密宗 教派架構以家庭作單位 王信得自封佛皇 子女為小活佛
相關新聞:聖密宗專題 3 ⎮ 兒子受戒禁語 留澳4個月僅准見兩小時 港媽接觸離教者 受害家庭不止她
Camille Kwan抵達塔斯曼尼亞荷伯特Hobart的第一天,心裏只有一個想法,見她最心愛的兒子Philip。距離上次見他僅有的兩小時,已經一年了。
當她踏進兒子居住的市中心一座3層高大樓內的牙醫診所,跟穿類禪衣的光頭女尼,禮貌地提出想見身在大樓內的兒子時,該女士一面不耐煩的回答她,進入大樓要得到師尊王信得批准,且出言驅趕,Camille 理直氣壯的表示,她是以媽咪身份來見兒子。

Camille 嘗試打電話給三年來,都不敢接聽媽媽電話的兒子,竟然接聽,這是三年來這兩母子首次通話!在沒有師尊王信得的批准下。

讓Camille牽腸掛肚3年多的兒子,終於現身在她眼前。

在抵達澳洲之前幾天,Camille如常與兒子文字通訊,她曾問兒子:「如果媽媽老了 ,你會養我嗎?」Philip答:「當然了,一定會」

身穿禪衣的Philip,面帶惶恐,神情充滿焦慮,整個人顯得侷促不安。當時該女尼催促Philip要盡快落閘關門,不准任何人進入,後門也是。該女尼甚至跟Camille說,她千里尋子的行為是連累兒子。當時診所電話響起,Philip原以為是「師尊」王信得的電話,後得悉女尼的妹妹打來。

Philip聽罷電話跟母親說:「媽咪,如果我跟你出去,我就是破關,那我就不可以再返回『聖密宗』」。雖然Camille強調家人重聚是正常不過的事,任何正當的教派都是推崇家庭和諧,家人相親相愛。何況兒子一向有外出上班、上學,為何跟母親見面就是「破關」呢?

當警察到來的時候,Philip跟警察說:「‘我媽媽從香港來了,要跟我外出,我不願意,因為我已經18歲了。」

此刻,眼見兒子的行為,Camille回憶起當年教內一名「長老」的忠告「一入侯門深似海」,入教就預一世,不要想離開。面對曾信奉近30年的教派,反家庭倫理、反父母親情的戒律,是壓倒Camille信仰的最後一根稻草。

Camille說:「我善良的兒子思想被操控,好後悔當年親手將受情緒困擾、仍是高中生的Philip送來Hobart升學,交托教派照顧,我以為佛法可以治療兒子情緒。」

從來不吝嗇將對彼此的愛,宣之於口的這一對母子,Camille面對兒子報警驅趕,是錐心之痛,更痛心兩母子的佛法信念被聖密宗金剛禪出賣。

2020年,接受密宗教主王信得建議,送兒子來荷伯特升學,交托教派照顧。她後悔了,她覺得自己錯了。

Camille誠心信奉聖密宗近30年,此刻她後悔了,知道信錯了。

Camille從Philip很小的時候,帶着他來到聖密宗,兩母子一起學習修行,聽從及遵守王信得的戒律。這一刻,她望着清瘦而滿面不安的兒子,她知道錯了,徹底錯了。

因感情問題 96年加入聖密宗

96年,廿多歲的Camille跟其他香港女孩一樣,對愛情充滿憧景,當感情不如意時,會彷徨不安。一心只想留住正陷於分手邊緣的男朋友,在朋友介紹下認識「金剛禪」這個教派,最後她沒有留住男朋友,但卻選舉繼續留在教派。Camille對靈性修練有一份嚮往,在這教派內學習打坐、冥想,她亦覺得很有趣。

2000年,Camille因為懷孕,跟當時的男友鬧分手。她依從香港教派的長老指導,定期寫報告給王信得,講述她的情況及苦惱,尋問師父的指示(注一)。最後她跟男友分手,但決定留着孩子,決心獨力撫養。在信仰上,她愈加篤信「金剛禪」王信得。師父的說話,她深信不疑,遵守王信得所定的規矩和戒律,要聽師父話才「如法」。

做一個獨力撫養兒子的單親媽媽不容易,Camille一個人付出兩份愛給兒子,從事設計工作的她,幸得媽媽幫助照顧年幼的Philip,她也努力為事業打拼。在Camille上載不少兒子童年照片,祖孫三代樂也融融,Camille安排兒子學騎馬,參與課外活動; 兩母子之間充滿愛和歡樂。

Camille每年都會定期到荷伯特,「當時去澳洲閉關,對我們而言好像是去旅行一樣。而且兒子生活中欠缺兄弟姐妹及父親角色,總部內的其他人,哥哥姐姐可以陪他玩,兒子也很樂意去,大家都有感情,成個過程都好自然。」

每次來到澳洲閉關,除了一般宗教性活動,亦會被安排做一些園藝的工作,但沒有任何不妥當的活動,「都是靈性上的東西,沒有燒香或拜什麼拜什麼等形式上的奇怪行為。」

棱角編輯部
支持我們:https://points-media.com/supports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