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頁 澳洲/亞太 雪梨辦展覽向離散港人問好 ...

雪梨辦展覽向離散港人問好 策展人Pamela:希望「自己人」支持

今個月16日至下月2日,12名香港藝術家於澳洲雪梨舉行藝術展覽,主題為「Hello你好嗎」,向移民港人問好、連結港人,同時向國際展示香港近年發生的一連串政治事件。
策展人之一鄭詠兒(Pamela)表示今次展覽能邀請這麼多名香港藝術家首次於澳洲聚首一堂,有特殊意義,呼籲港人到場支持:「希望大家不要覺得『藝術嘅嘢我識條鐵』,政治環境轉變太快,我不知道兩、三年後還有沒有空間可以這樣做。得到自己人的支持很重要,不是單單『圍爐』,而是要團結才能向國際宣揚我們的理念。
Pamela現年70多歲、移民澳洲逾45年,在藝術界是「新丁」。她退休之後,毅然重拾兒時夢想,展開「第二人生」,先後修讀藝術學士、碩士課程。面對近年港人離散,Pamela用其作品表達思鄉情懷、勉勵港人:「不少人渴望回家,如此簡單的要求,可惜這個『家』早已不像從前。我相信即使生活中遇到什麼困難、失去了多麼珍貴的東西,只要我們堅持下去總會看到希望。我們凝聚在一起,就是真正的『家』。」
「移民頭30年,每天都是想著如何生存」

離開出生地、移居海外或會遇到不少挑戰,40多年前移民澳洲的Pamela可謂過來人。1970年代,坊間流傳澳洲有「大赦」政策收留逾期居留者,25歲的Pamela拿著300澳元離開香港,她形容是一個反叛的決定,想解除束縛,一個人去創新生活:「家人不喜歡我的男朋友,我便想擺脫他們,證明給父母我自己有能力。雖然我家境一般、英文不好,但當時沒有想太多,純粹覺得應趁年輕出去外地闖一闖、非常渴望自由。」

移民澳洲後的生活並非一帆風順,Pamela起初要「打黑工」,在中餐館做侍應、在出版社做排版設計:「我同時打兩份工,一星期七日無休,日間、晚上都要工作。這段艱難的日子足足維持七年。移民頭30年,我每天都在掙扎,想著如何生存、而非生活。」

後來Pamela的男朋友也移民澳洲,兩人成家立室,辛苦打拚,從無變有,先後開設童裝舖、咖啡店,日子慢慢地愈變愈好。堅持到子女長大、Pamela將近60歲時決定退休,追求「第二人生」。

退休後重拾兒時夢想 重返校園攻讀藝術

Pamela從小就有藝術天份,她自豪地表示自己中學時畫畫經常貼堂,70年代水墨大師呂壽琨在香港中文大學舉辦的第一屆水墨畫班,她更順利入圍:「這是非常難得的機會,但學費要一千元,當時我負擔不起。」在澳洲的艱苦,令她逐漸淡忘兒時夢想,直到遇到另一對同樣準備退休的夫婦,丈夫打算攻讀攝影、妻子則鑽研陶瓷,再次喚起Pamela對藝術的熱情。

60歲的Pamela在退休之後,入讀澳洲最著名的藝術學校—位於Darlinghurst的National Art School。事隔多年重拾書包,Pamela表示起初很難適應:「用英語日常溝通我還可以,但要讀書很吃力、加上年紀大記性不好。有一次考試後我覺得自己表現不理想,60多歲人打電話給90多歲的母親哭訴,說讀得很辛苦。」

Pamela與母親的畢業照(受訪者提供相片)。

不過Pamela沒有放棄,從學士開始主修雕塑、再到榮譽學士,於2016年取得碩士學位Master of Fine Arts (Painting),在7年半內獲得三個藝術學位。畢業之後,便重職投入藝術創作,在2015年-2023年間,先後在澳洲、香港、英國、法國等舉辦逾14個個人展:「我半途出家,在藝術界算是個新丁,花了10年時間能有這樣的成績已經算不錯,我覺得自己非常幸運。」

Pamela享受藝術創作,覺得自己非常幸運(受訪者提供相片)。
近年作品多以香港為題 望令觀眾有共鳴

Pamela表示,雖然移民40多年自己一直關心香港,但起初的創作不會特別以香港為主題,直到2019年反送中示威,給予她許多創作靈感:「2019年7月21日(元朗白衣人襲擊事件)最觸動到我,在電視上看到那些畫面,我非常心痛,很想用藝術作品表達。」

XXXX, XXXX(2022年),由打碎的報紙紙漿製作8張白紙,表達「噤聲」(受訪者提供相片)。
Mute (2022) (受訪者提供相片)。

面對近年港人離散,Pamela直言非常痛心:「不少人渴望回家,如此簡單的要求,但這個『家』早已不像從前。」她今年年初於英國錫菲(Sheffield)舉辦個人展「Longing For Home」,表達思鄉之情,並藉此勉勵港人:「即使生活中遇到什麼困難、失去了多麼珍貴的東西,只要我們堅持下去總會看到希望。我們團結聚在一起,就是真正的『家』。」

I want to go home(2020), 12條紅線代表12港人(受訪者提供相片)。

Pamela創作的其中一件大型互動藝術品Agglomerate(凝聚),由移居英國、美國、法國等50多港人收集當地繁體字報紙編織而成,象徵凝聚港人力量,團結一致。Pamela直言自己不擅於編織,為此更特意請教95歲的母親、共同製作:「我們用紙捲編織成圓墊,這件作品像樹根一樣,可以無限延伸,將來可繼續編織、愈做愈大,象徵香港文化歷史、身分認同代代相傳;同時鼓勵正適應新環境的港人,人生可以有無限可能。」

Pamela與95歲母親共同編織 (受訪者提供相片)。
Agglomerate(凝聚)、180cm(2022年)由繁體報紙編織(受訪者提供相片)。
A Tribute To 47(向47人致敬)(2021年),正前方電視屏幕播放2022年停運的《眾新聞》片段,向新聞工作者致敬(受訪者提供相片)。
A Tribute To 47(向47人致敬),地面擺放47張白紙,紙上面是雞蛋碎,Pamela表示是象徵雞蛋與高牆(受訪者提供相片)。

移民的港人藝術家之中,Pamela算是高調、活躍:「我的作品不是由自己出發去抒情、而是記事,希望觀眾看到有共鳴,覺得:『這件事或這個情況我都有經歷過』」但公開用作品表達政治思想,是否已下定決心不會回港?Pamela沉默片刻 :「我不會說自己沒有恐懼,但我不會因為日後要回港而不做某些應該做的事,我希望自己堅持、不被恐懼支配,想做到言行合一。」

港人鼓勵為最大創作動力

令她堅持下去的其中一個原因,來自港人的鼓勵:「在錫菲舉辦的展覽,有港人特意從倫敦坐兩、三小時火車過來;去年澳洲舉辦的個人展,亦吸引到一班剛到埗的移澳港人,凝聚了一個小群體, 大家平日經常聯繫、互相通知最近有什麼港人活動、香港電影上映等。能通過藝術活動連結港人,是令我繼續創作的動力。」

不過Pamela坦言,有時展覽參觀人數冷清,也令她感到氣餒:「我舉辦展覽不是要觀眾來付錢購物,而是希望和港人連結、建立關係。如果作品得不到回應、無人關注,當然會令人意志消沉。」

Pamela希望大家多多支持香港藝術家(受訪者提供相片)。
澳洲展覽望「自己人」支持 團結港人引國際關注

縱然時局艱難,Pamela仍然繼續堅持,她擔任策展人,與澳港聯合作,6月16日(星期五)至7月2日(星期六)於雪梨舉辦展覽,主題為「Hello你好嗎」,中西合壁,希望向移民港人問好、連結港人,同時向國際展示香港近年發生的一連串政治事件。

Pamela的霓虹燈作品,親身在香港製作再運到澳洲,代表百分百Made in Hong Kong(”Hello 你好嘛?”Facebook相片)

是次展覽有12位名移澳香港藝術家共同展出,對Pamela而言有特殊意義:「第一次在澳洲凝聚到這麼多香港藝術家,非常難得在外國人眼中,香港藝術家是一個很少的群體,甚至會覺得是中國一部分,很少人會關注,所以我一直很希望有機會向當地人介紹香港作品。」

「希望大家不要覺得『藝術嘅嘢我識條鐵』,政治環境轉變太快,我不知道兩、三年後,我們還有沒有空間可以這樣做。得到自己人的支持很重要,不是單單『圍爐』,而是要團結,只有團結才能向國際宣揚我們的理念。

展覽:Hello 你好嘛?
日期:2023年6月16日至7月2日
地點:Articulate Project Space, 497 Parramatta Rd, Leichhardt, Sydney, NSW 2040
官方Facebook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hellonhm.auhker.art

棱角編輯部

支持我們:https://points-media.com/supports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