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頁 香港 聖密宗專題 2 ⎮ 港...

聖密宗專題 2 ⎮ 港媽早年帶子師從聖密宗 教派架構以家庭作單位 王信得自封活佛 子女為小活佛

相關新聞:聖密宗專題 1 ⎮ 遭愛子報警驅趕 港媽悔恨當年篤信金剛禪種禍根 深信母子之愛仍在 盼救子脫離教派操控

相關新聞:聖密宗專題 3 ⎮ 兒子受戒禁語 留澳4個月僅准見兩小時 港媽接觸離教者 受害家庭不止她

相關新聞:聖密宗專題 4 ⎮ 王信得借六四事件居留澳洲建金剛禪聖密宗 17年成中共統戰組織塔州和統會會長

教內戒律十加三列「不可反對政府」

「聖密宗」早期信徒及架構,似乎亦是以家庭作單位。以王信得的「王佛家庭」為首,王信得是「活佛」、太太是「佛母」(已離世,教中指為轉世),而一子一女則是小活佛(其女被指已退教)。早期王信得之下有7個骨幹家庭,主要是來自香港; 之後在澳洲也吸納了一些來自中國、印尼及越南的信眾。骨幹家庭的成員都會有法號,若干年後也有些人會進身成為小活佛。王信得對信徒會頒下戒律,最初是「金剛十戒」,除了一般佛門的五戒「殺、淫、盗、妄、酒」之外,還有「不可謗佛,不可謗上師」、「金剛兄弟姐妹不可起紛爭」、「保守宇宙秘密」、「永不退轉,粉身碎骨不退辭難」。不過「十戒」是會隨時日增加的,在2016年之後,就多了三戒,其中一條是「不可以反對政府」。

Camille跟其他信徒一樣,要每天寫報告會寫報告給師父,要絕對聽從師父教誨,「師父說的就是唯一、是真理而需要尊重等等,亦要求你要守秘密,否則會有業報等。你會無形中將不同的規則潛而默化。」

遵守師父建議 陪子留澳讀書

2010年,Camille閉關完準備離開澳洲時,兒子Philip(化名)表示想留在澳洲,王信得建議Camille讓兒子留在總壇,並對她說兒子的靈性上會有增長。對師父言聽計從的Camille,返港後就辭掉工作,讓兒子在荷伯特讀小學,她以陪讀身份留在澳洲。

當時兩母子跟其他信徒住在總壇,除了一般宗教性活動,基本上也沒有任何不妥當。反而逗留日子長了,除了看到共住信徒之間的矛盾之外,生活上也實在有很多不方便及失去私人空間。當時她定期向王信得提交報告,當中反映她在修行上遇上疑惑,希望能得到指示從而修改,但得不到師父回應。

兩母子在總壇生活時是要分開居住,當時Philip只有10歲,除返學之外,會跟隨另一個師父學法。Camille跟所有家長一樣,自然緊張兒子的學業進度;但小孩心性愛玩愛跳,學習有時不專心,而師父的教導是「學佛」至上。Camille也擔心Philip未來升學,剛巧正值兒子要換身份證,她就跟兒子一起返回香港。在臨離開前,王信得語氣温和,滿面慈祥地跟她說今次一別,她將會「走投無路」。當時Camille自將師父的說話,不期然記在心中。

在澳洲兩年間,Philip是跟着另一個師父學法。兩母子返港後,仍然是「金剛禪」的忠誠信徒,Camille在工作中遇到不如意時,就會不期然想起「走投無路」這句話,而且發現兒子對很多事都很容易出現憂慮,有內疚感,身體不舒服時又會覺得是因為離開澳洲的關係。

2016年,Philip眼見他的幾個表親都到英國讀書,於是跟媽媽提出到英國讀書。Camille順兒子意思,送他到英國讀書。可是,Philip在英國時卻觸發情緒困擾,「我見到他好像入了一個黑房內,好辛苦。」幾經考慮下,返回香港讀書,但情緒困擾沒有太大改善,看着兒子的情況,Camille心痛不已。篤信師父的她,自然向王信得求問,他建議Philip返澳洲升學,教中弘岳長老(Edgar) 亦有協助他報讀當地TAFE文憑課程。當時的Camille覺得兒子能夠得到她虔誠尊敬的師父王信得及金剛禪大家庭照顧,她是萬般感恩師父的慈悲救渡,以佛法慈悲正能治療她兒子。

2020年正處疫情初期,Camille因為媽媽病重,Philip只好獨自起行前往澳洲,兩母子在機場送別,Philip雖然情緒病未愈,但他入閘前緊緊擁抱着媽媽,面帶笑容,就是一個19歲的陽光少年。Philip頭兩年在澳洲,兩母子靠文字訊息通訊,保持緊密聯絡,互相關懷對方; 可是因為疫情關係,澳洲一直封關。Camille掛念兒子,但無法來澳洲探望,只能夠依靠文字短訊溝通。《棱角》曾看過她們的通訊,可以見到兩母子感情深厚,Philip是很關心母親。

《棱角》編輯部

支持我們:https://points-media.com/supports/